HawkInsight

  • 联系我们
  • App
  • 中文

日央行行长对加息保持谨慎 但有官员敦促逐步加息

植田还称,需要花一些时间来弄清楚如何处理所持ETF,而不是考虑立即处置。

周三,日本央行行长植田和男表示,该行在3月改变政策设置时保持了购买日本国债的步伐,以尽量减少不连续性造成冲击。

日央行行长对加息保持谨慎 但有官员敦促逐步加息

他在国会称,目前将以相同速度购买日本国债,但最终将考虑减少购买,以减少日本央行的主权债持有量。他预计,日本中小型企业的工资涨幅将超过去年水平,并预计实际工资增长将在不久的将来转为正数。

植田还称,需要花一些时间来弄清楚如何处理所持ETF,而不是考虑立即处置。

日央行结束负利率名大于实

319日,日本央行宣布结束长达8年的负利率政策。

但市场普遍认为,此次货币政策调整的标志性意义大于实际意义,日本央行快速激进转向的可能性不大。

第一,日本政策性负利率涉及的金额并不多。

此前日本央行在利率方面的调控主要包含两项:短期利率操作和长期利率操作。在短期利率操作方面,此前明确将对金融机构在日本银行账户中的部分资金实施-0.1%的利率。金融机构在日本银行账户中的资金可以分为三部分,也即所谓三层构造:第一层是以金融机构2015年在日银账户中的资金为参考计算出的基础余额;第二层是以存款准备金为代表的宏观加算余额;第三层是除以上提到的资金外的资金。

谓“负利率”,正是对第三层资金征收0.1%保管费,以此来刺激金融机构盘活货币进行放贷。根据日本野村研究所和日本银行的测算,第三层资金总额约为5兆日元,而日本存款准备金总额在500兆日元以上。

日央行行长对加息保持谨慎 但有官员敦促逐步加息

第二,日本央行一向对通涨持续性持保守态度。

多年以来,日本经济一直处于价格下跌抑制企业利润、阻碍工资增长、导致私人消费停滞的循环中。对抗通货紧缩的努力已经进行了多年。

但是,从2022年开始,国际市场原材料价格经历快速上涨后,持续处于较高水平,使得对能源和食品的进口依赖度较大的日本面临输入性通胀压力。而美日货币政策背离,导致日元大幅贬值,进一步放大了日本的输入性通胀压力。

随着CPI2022921日走出通缩,并自那以来上涨至远高于2%,实际利率也变成了严重负值。第四季度的r-g差距在2021年第三季度扩大到-200个基点以上,并在过去十个季度保持在-200个基点以上,达到了历史上最大的水平。

日央行行长对加息保持谨慎 但有官员敦促逐步加息

尽管如此,植田和男在2023年底,还是提出对待货币政策要“谨慎、耐心”的四字方针。他认为,必须谨慎关注金融和外汇市场的动向以及对日本经济和物价的影响;将耐心维持宽松货币政策;如有必要,将毫不犹豫地采取额外的宽松措施。

此外,被誉为“日本物价研究第一人”的东京大学经济学研究科教授渡边努指出,日本在克服慢性通缩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但是还没有达到物价上涨2%、工资上涨3%左右,且每年稳步增长的状态。

日本央行理事:希望收回大规模货币宽松政策

尽管如此,日本央行里的一些经济学家,已经开始呼吁货币政策正常化的稳步推进。

周三,日本央行理事田村直树在日本东北部的青森市对当地商界领袖发表讲话时说:“从现在开始,货币政策的处理非常重要,要在正常化进程中取得缓慢但稳定的进展,以收回以前那些异常大规模的货币宽松政策。

日央行行长对加息保持谨慎 但有官员敦促逐步加息

虽然田村并没有给出关于下一次采取正常化措施的明确暗示,但大多数日本央行观察家预计该央行将在10月份再次加息。

据了解,田村是日本央行9名理事中的鹰派领军人物,他是日本央行319日结束负利率后,第一个公开发表讲话的成员。他还强调了利率在经济中的作用,暗示日本央行的加息工作还没有结束。

值得注意的是,日本央行此次加息后,日元对美元汇率大幅下跌,一度跌至两周以来的低位。虽然说利率转正之后,理论上有利于日元汇率走强,不过由于,不过市场之前通过预期消化了这个消息,所以日本央行决定公布后,汇率的短期起伏不具有指标性质。

分析称,日本央行退出负利率后,那么主要日元资产和美元资产之间会面临流动性的问题,日本在外部的资产会抛售掉一部分,除了回流日本以外,很显然日本资产本身的利率上行,也就是原来的负利率政策结束后,会面临它的资产价格下跌。这部分下跌线有一部分可能还会去追逐美元资产。所以,短期都会有所波动,不会呈现出明显的日元对美元的汇率升值趋势。

免责声明:本文观点来自原作者,不代表Hawk Insight的观点和立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