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wkInsight

  • 联系我们
  • App
  • 中文

日本央行新掌门植田和男正式履新 延续前任宽松政策

4月10日上午,植田和男抵达央行总部,正式履新。在就职新闻发布会上,植田和男表示,鉴于当前的经济、价物价格和金融状况,保持现有的收益率曲线控制政策是合适的。

49日,植田和男正式接任黑田东彦,出任日本央行行长,任期5年。

师从斯坦利·费希尔 日本零利率政策幕后推动者

作为著名的学院派经济学家,植田和男毕业于东京大学经济学部,并于1976年进入麻省理工学院攻读经济学博士学位。在麻省理工,植田和男遇见了对他的经济学思想产生了重要影响的导师斯坦利·费希尔(Stanley Fischer),后者被誉为央行界理论支柱。

费希尔是新凯恩斯主义经济学的奠基人之一。相对于凯恩斯主义,新凯恩斯主义更注重财政和货币政策的协同作用。在他们的经济理论框架中,政策干预非常重要。这个学派的研究焦点主要是“现实世界下的经济学”,并提倡在经济衰退时采用扩张性政策刺激经济,在经济繁荣时采用紧缩性政策抑制通胀。

受到导师的熏陶,很难去定义植田和男是一个绝对的“鸽派”,或是绝对的“鹰派”,在植田和男的经济学思想中,或许对他更合适的定义是一位相机决策的“干预派”。

20世纪90年代,受泡沫经济破灭,人口老龄化加剧等因素拖累,日本的潜在增长率在10年间从4%直线下跌至1%。为了解决持续通缩和经济形势恶化的问题,19992月,日本央行决定引入零利率政策,并在当年4月明确表示,将在通缩压力消除之前维持零利率政策

此时的零利率政策背后,就有植田和男的影子。时任日本央行政策委员会审议委员的他,在当时通过不断表达政策意图的方式,积极引导了该政策的落地。此外,当2000年时任央行行长速水优决定收紧货币政策时,植田和男投出了反对票,他认为日本经济“存在通缩再次出现的风险”。

果然,两个月后,受美国科技泡沫拖累,日本经济再度下行。

植田和男

 

超宽松货币政策背景下 植田和男观点颇有“鹰派”感觉。

 

今时今日,日本的经济环境已经有了新的变化。

2013年开始,为了扭转日本较低的通胀率和经济增长率的局面,日本开启了大规模的经济刺激。时任首相安倍认为,需要采取积极的措施来扭转这种局面,并使通货膨胀率回升至2%左右的目标水平。

由此,日本开始实施量质化货币宽松政策QQE,并推出负利率政策和收益率曲线控制政策YCC。在YCC政策下,日本央行除了将短期利率控制在-0.1%之外,还通过购买国债的方式力求将10年期国债收益率维持在零上下。

十年之后再看,宽松的货币政策效果显然不及预期,通货膨胀率持续萎靡,资产负债表大幅增加,日元贬值严重,质疑YCC的声音越来越多。

20221220日,日银宣布调整10年期国债收益率曲线控制目标区间:从±0.25%扩大到±0.5%。消息一经传出,市场纷纷猜测,日本央行可能会寻求货币政策正常化路径,调整YCC政策。

而植田和男的观点,在此时也颇有“鹰派”的感觉。

202276日,植田和男在日本经济新闻的“经济教室”栏目发表文章称,日本远未实现可持续2%通胀率,同时指出日本央行应提高利率以避免日元走弱将导致经济恶化。

对于负利率的问题,也植田和男也曾在《负利率政策的采用及其利弊》一文中表示,负利率的其中一个好处是中长期市场利率的降低比大多数人的预期要大得多。然而,也有人认为负利率弊大于利,表现在该政策对国内金融机构的利润产生了进一步的负面影响。

对于货币的持续宽松逐渐带来的压力,植田和男也表示“已经感受到了通胀带来的痛苦”。此前,他在国会作证时表示,每日从便利店买便当盒做午餐时,已经注意到便当盒在一年时间内从过去450日元左右的价格,涨到了500日元以上。

但他也在听证会上表示,日本央行应该在一段时间内继续维持宽松的货币政策,因为目前仍未达到2%的通胀稳定目标。

日元

 

正式履行央行行长 植田和男表示延续宽松政策 日元日内走弱

 

410日上午,植田和男抵达央行总部,正式履新。

万众瞩目中,市场十分期待这位实用派经济学家将透露怎样的经济信号,日本央行对现有的货币政策是否会做出重大调整。

市场更关注的是,日本长达十年的货币宽松大门,是否会就此关闭?事实证明,市场多虑了。

在就职新闻发布会上,植田和男表示,鉴于当前的经济、价物价格和金融状况,保持现有的收益率曲线控制政策是合适的。植田认为,当前日本的货币宽松政策非常有力,将延续前任领导人的宽松政策。

他还表示,日本经济还没有到需要大幅加息的状态,负利率政策是当前货币宽松的基础,因此目前维持负利率是适当的。

当被问及能否在他的五年任期内实现 2% 的物价稳定目标时,植田表示,物价已经出现积极迹象,基础通胀率略有上升。此外,工资也呈现增长,这种情况很有可能会持续下去,并导致实现 2% 基础通胀的稳定和可持续目标。

但植田也认为,2% 的通胀目标并不容易实现,不能确切地说明何时能够达到目标。

值得注意的是,植田也没有排除调整货币政策的可能性,他表示,单靠货币政策很难提振长期经济增长,日本央行可能会在长期内重新审视整体政策。

有分析指出,植田和男的任务是实现大规模刺激计划的软着陆,而不是进一步扩大大规模刺激措施,因为这一措施的副作用已经越来越明显。在提名确认过程中,植田对外界整体表露出中立的货币政策态度,这与他的前任黑田东彦截然不同。

日本媒体和专家也普遍认为,超宽松货币政策在没有有效应对通缩的情况下一拖再拖,将有可能成为阻碍日本经济增长的绊脚石。另一方面,若政策调整操之过急,又恐给目前复苏乏力的日本经济造成巨大风险。植田上任后,或将注重继承与修正的平衡,协调政府、市场和各经济主体等方面关系,在保持“安全驾驶”的同时,减轻超宽松货币政策的副作用,预计日本货币政策调整不会出现“急转弯”。

植田讲话后,通胀预期再度抬头,美日日内大涨1.10%,最高触及133.872,收报133.617

日本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则连续走低,回吐本周涨幅。

 

目前来看,要应对日元贬值的问题,植田还任重道远。

427日,植田和男将主持主持他的首次政策会议。根据月初媒体公布的一项调查显示,多数日本央行观察人士预计今年 6 月前将有某种程度的政策收紧。

一边是短期内不具备快速收紧货币政策的客观条件,另一边是超宽松货币政策对日本经济造成的影响逐渐显现。日本经济前方的路怎么走,市场唯有相信这位陪伴日本经济默默走过30年的引路人。

·原创文章

免责声明:本文观点来自原作者,不代表Hawk Insight的观点和立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

0